点击关闭

企业民营-国资在纾困民企道路中走得并不通顺

  • 时间:

【沈梦辰发光卧蚕】

國有資產保值目標承壓,紓困還是被困?

化解股權質押風險,國資重組仍有被否風險

2019年8月26日,寧波建工(601789,股吧)控股股東廣天日月與寧波交投簽署《股份轉讓協議》,廣天日月擬通過協議轉讓的方式,將所持有的公司2.92億股無限售流通股,占公司總股本的29.92%股份,以4.25元/股,總價合計12.41億元人民幣的價格轉讓給寧波交投。股權轉讓成功之後,將結束寧波建工長達5年沒有實控人的狀態。然而截至10月25日寧波建工收盤價3.69元/股,寧波交投已經出現13%的賬面浮虧。

然而像國資重組並非一帆風順。據不完全統計,迄今共有16家國資重組企業被否,其中博瑞傳播(600880,股吧)二次上會仍慘遭被否。一位券商保薦代表人告訴記者,從當前被否的一些國資重組標的來看,有些企業營業收入和凈利潤等財務狀況還是不錯的,發展前景也不錯,卻往往以“資產負債率高,現金流緊張”為由被否。負債率偏高、現金流動性差其實是金融、地產、建築施工等行業的共同現象,具有行業普遍性,並非一家獨有。

自2016年9月證監會發佈“史上最嚴借殼新規”後,併購重組市場趨於理性,盲目追逐熱點、跨界併購的現象明顯減少。隨著經濟形勢發展變化,上市公司借助重組上市實現大股東“新陳代謝”、突破主業瓶頸、提升公司質量的需求日益凸顯。

國資在紓困民企道路中走得並不通順,買入民企難言“抄底”。隨著上市公司股價一路下跌,國資買入後已現浮虧。

在金融去杠桿的環境下,銀行壓縮貸款量,首先受到衝擊的就是民營企業,而民營企業通過發債來融資,這個路子現在也很難走通,所以很多企業進行股權抵押融資,在股市下跌的時候,造成平倉風險。

數據在說話,面對股價下跌、重組被否等諸多風險和挑戰,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目標壓力無庸贅述。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浙股。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不難看出,A股資本市場正在通過深化併購重組、國資參與紓困民企等途徑發力促進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然而,在這場拉力賽中,國有資產作為併購重組市場及紓困民企的主力軍,所面臨的的風險問題不容忽視。

民營上市公司轉讓股份的原因,無一例外都是大股東出現股票質押違約風險。據Choice數據統計,截至10月中旬,A股市場有2163只個股存在股權質押,其中有982只股價跌破預警線,584只跌破平倉線;大股東涉及股權質押的上市公司有1900家,其中大股東質押比例超過70%的上市公司有840家。

公開統計顯示,目前宣佈已經或將獲得國資紓困的民營上市公司家數早已破百。由於本輪接受紓困的民營企業幾乎全部飽受過“缺錢”之苦,國資入主後讓民營企業感受最深的,還是來自於流動性。國資通過股、債等多種形式的介入,使上市公司及其實控人實現了“輸血式複活”。

推進上市公司高質量發展是一項長期工程,國資在探路助力過程中風險與挑戰共存,紓困民企道路漫長,需要凝心聚力、群策群力。

從轟動一時的“南北車合併”看,併購重組有利於提高國際競爭力,增進業務協同,提高國有資產盈利能力,對深化國企改革具有積極示範效應。當然,成功實施併購之後也提高了國有資產盈利能力,增進國有股份保值增值,按照合併後2014年11月25日前20個交易日均價計算,企業市值已達到2203.48億元,相較合併前兩公司合計市值840.82億元增加了162.06%。

另一方面,自去年下半年監管層為紓解民營企業經營困境,支撐民企融資政策密集落地以來,其中不乏不少國有資產身影紛紛入股民營上市公司,為後者緩解資金壓力。此前,貝因美(002570,股吧)引入國資背景投資者長城國融就是本輪國有資本參與紓困民營企業的新案例,是落實黨和國家關於紓困民企政策部署的具體行動,為貝因美旗下的上市公司及擬上市公司業務的穩定發展保駕護航。

證監會主席易會滿曾表示,當前國資入主資金“和2015年股災期間的救市資金用途不一樣。當時是直接在二級市場購買股票,而這個資金,更多是為了民企紓困而成立,並不作用於二級市場。而是從根本上解決上市公司的困境,目前雖然規模不大,但意義重大。”

無獨有偶。此前,浙建集團先“買殼”後“借殼”,將基建業務整體註入上市公司,將多喜愛(002761,股吧)原有家紡業務同步剝離的方案還因設計精巧受到業內推崇。9月26日,多喜愛併購重組申請被證監會併購重組委否決。此番重組被否,多喜愛股價連續兩個交易日"一字"跌停,截至10月25日收盤價為7.97元/股,相對此前的收購價12.0989元/股,浙建集團也已經出現34%的賬面浮虧。